行业资讯丨MITATE的侘寂之美

我们第一次被花草打动时,是震惊于它的生命力啊!
  • #

行业资讯丨MITATE的侘寂之美

花草为什么可以打动人心呢?我们寻找了那么多的高级花店,看遍了各式各样的高级花材,却依然找不到答案。是繁华富丽的姿态吗?是绚烂多彩的颜色吗?直到某一天,路边一株不知名的野花印入我们的眼帘,我们才会恍然间明白,我们第一次被花草打动时,是震惊于它的生命力啊。

在日本,有这样一家花店,店主人就在自己的家里卖花,不卖温室花朵,只卖他们从山上采摘和养育的花朵。他们把山中的灵气带回了城市,没有太多的干预,只保留了花草本身的面貌,别具一种东方韵味。今天,我们给大家分享这样的一家花店,希望可以对想开花店的你有启发。

花店概况

MITATE是位于京都市北区的一个日式民居

里的一家典型的日式花店,名字含义是「比兴」。自古以来,日本就非常喜欢运用这个含蓄的文学手法,来表达对世间万物的赞美。

MITATE由一间有80年历史的京都老屋改造而成,从外边看,就是一家普通的民宅,可是当你推开屋门的一瞬间,就会被它的与众不同所打动。玻璃和木门框撞击发出嘭嘭的响声,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榻榻米上,明媚阳光。进门迎面就是满室的花,院子里、木台面上、榻榻米上,房间里每一个空当都被被植物填得满满当当。

榻榻米上摆放着的是被店主取名为“山野草”的日式盆栽,虫眼、晒黄的树叶,都带着独一无二的美被保留。右手边依着老墙的置物架,古董花瓶、咸菜钵、小碗,无所谓功能性,就这么摆在一起。山间肆意的野花、狗尾巴草养在碎花器里,朴讷的陶钵,外壁坑坑洼洼还长着青苔,主人刻意不去擦掉,就像是已经在这里扎根了几十年。

隔壁房间被改装成了艺廊。木梁柱依附在乳白色的墙壁上,墙上搁板井然有序的摆放着许多手工作品。空间里随处都是花,木楼梯下,小轩窗前,转个弯都能被花儿撞个满怀。看似不经意盛放,仔细观察方知主人悉心照料。

花店主人

这间来了就不想走的花屋,主人是西山隼人和西山美华夫妇俩。

西山隼人在京都造型学艺大学的舞台设计系毕业后进入了一家西式花店工作,是一个自学成才的花艺师。他在花房里遇见了自己的爱情,和夫人相识、相知、相恋与花房,结婚后两人就一起在家里开了这样的一间花店。

西山的作品很多灵感都来源自自己的儿子,充满童趣。

有段时间,西山隼人遭遇了事业的天花板,他突然觉得花市里的花都千篇一律,没有一点儿灵性,再也难以找到当初带给他的的感动。

在又一次从花市空手而归之后,妻子美佳让他带着孩子出去散散心。

平时对于植物没特别感兴趣的儿子,竟然对山上一株叶子上有虫眼的小野花爱不释手。在一旁看着孩子的西山突然领悟到,山花野树独有的侘寂之美,是其他温室花朵身上所难以寻觅的。

侘寂之美

侘寂之美,是日本文化中独有的美学追求,也可理解为“黯然之美”,这是一种讲求黯淡、经过岁月洗炼的古雅、俭朴、收敛与贫乏的美学欣赏。

和西方花艺追求新鲜、年轻、热烈、奔放的美学思想截然相反。侘寂之美意识到生命是一场无法圆满具足的过程,在这种审美中,黯然、枯寂并不是哀歌,而是蕴藏这无限的生命能量。看似粗糙、简朴和不均衡,实际上传递的是一种能量。

就像西山本人所说,“山上的花草被时空所限,每一朵都代表着此时此地。通过他们的茎叶,你可以看到自然的力量与美。应该是这样在自然中生长的花草,太阳雨露也会对植物的颜色,形态产生影响,每一株都是独一无二的。”

从此带着虫孔的小野果,将掉不掉的叶子,都成了他眼中植物的特色。

对于西山来说,完美不再是他唯一的追求,一节树干、一方石头、一片碎钵,一口大缸、一个纸包,都可以是最好的花器。每个月都上山采风的他,心中慢慢有了一本自己的植物图鉴,写着每一株花草的形状、触感、气味,这些东西比人们从书本上获得的要多得多,也鲜活得多。

只要能还原植物本身的模样,即使在一枝普通的树杆上,也可以嗅到季节的气息。

在他眼里,花草的虫眼、枯叶、姿态,都是侘寂之美的精髓所在。不以崭新和亮眼为美,不刻意突出装饰和外表,而是强调事物质朴的内在,和能够经历时间考验的本质的美。

生命感才是最高级的美感,才是MITATE想要传递的理念。

相关资讯

花艺知识丨西方花艺简史

花艺知识丨西方花艺简史

花艺知识丨保鲜花朵有妙招

花艺知识丨保鲜花朵有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