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丨农村女孩Farmgirl,手作的温度

《农村女孩Farmgirl》
  • #

行业资讯丨农村女孩Farmgirl,手作的温度

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大街小巷,经常会看到一些骑著单车,载满了美丽花束的帅哥快递员。
这些快递小哥们都是为《农村女孩Farmgirl》花店的客户所服务。
这家花店是由今年38岁的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Stembel)在2010年所创设的。

虽然是个年营业额不过450万美元(约3千万人民币)的新创公司,这两年却获得了全美许多重要媒体包括CNN、Today Show、USAToday、The New York Times、TIME、VOGUE、Martha Stewart Weddings、WSJ. Magazine、Architectural Digest…报导。

接受访问时,克里斯蒂娜侃侃而谈她的理念,并正面挑战被认为最成功的网路公司之一,美国纳斯达克的花店大鳄《 1-800-Flowers 》以及《FTD》这样的公司。

要知道这两家公司光是去年的所披露的营业额,分别是11.2 亿美金(78亿人民币)以及 12.7亿美金(88亿人民币)。

从电话行销开始的1-800-flowers,创始人是Jim McCann和他的弟弟Chris McCann,1976年他俩从纽约开小花店起家,1986年後他俩买下了1-800-Flowers 这个电话号码,并开始开发电话订购花卉的服务,1999年这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1-800-flowers凭藉着一个容易记住的电话号码、服务以及快速扩充地理区域的实力,成功的站稳了花卉市场的龙头。这是前网路时代所创造出来的小花店成功案例。

〝许多人认为花店是个小生意,其实花店市场的总额是300亿美元(2,000亿人民币)。但是更令人惊讶的是,80%的美国花卉居然是进口的。〞克里斯蒂娜说。

原本在史丹福大学任职,负责校友活动举办的克里斯蒂娜,因为活动会场布置的需求,她需要经常接触花店。有一次她从网上花了140美元,订了一束鲜花送给位于老家印第安纳的妈妈,等妈妈把花束的照片寄给她看时,她有种受骗的感觉,感觉只值9.99美元 。

鲜花市场的价格与品质的混淆,启动了她的好奇心,克里斯蒂娜于是利用周末空闲时间,开始研究美国的鲜花市场。

她理解到由于美国工资的昂贵以及对于农药控管的严格,那些类似花店巨鳄1-800-Flowers 所使用的花卉多半采购自南美、南非等人工低廉以及对农药控管不严厉的产区。

〝国外的花农工资是6美元/每天,而美国农民的工资是104美元/每天,这是全球化不变的现象,我们这些小人物似乎无力改变这样的局面。〞克里斯蒂娜说。

〝但是,这是不合理的。25年以来,透过资本市场挹注,随着鲜花市场需求的成长,造就了许多成功的生意人士,但是美国的花农却一点也没有受益,他们逐渐的、缓慢的死亡,甚至改行不再种植花卉。〞这位来自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小农场长大的克里斯蒂娜为花农抱屈的说。

2010年,32岁的克里斯蒂娜辞去她在大学稳定的工作,拿着所有储蓄48,000美金在自家的餐桌上开始创业。

 〝我决心只使用美国本地所生产的花卉。〞

就这样只靠一个简单的信念,克里斯蒂娜就像许多从理念开始创业的社企流一样,虽知道前途漫漫,不一定能够成功,却还是充满了信心。

 然而克里斯蒂娜不只有信念,她仔细研究传统花店业的弊端,并加以改良。

  〝给客户太多选择权,造成了花卉的耗损,同时也造成客户的困惑。〞克里斯蒂娜说。

 〝花卉是有生命周期的,一旦在有限的时间内没有卖掉就变成了花店的耗损,这是一般花店最大的硬伤。如果花店买了花却又没卖出去,那么店主就得倒贴40%的钱。店主不可能猜到本周到底哪类鲜花卖得好,因此他们就不得不拿钱倒贴那些没卖掉的鲜花。〞克里斯蒂娜说。

 为了改善耗损,克里斯蒂娜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她的网站上贩售的花束只有大中小三种。大的88美金、中的68美金、小的48美金。其他的花束就是跟着时令、节庆如圣诞节、情人节等所设计特别的花束。

 〝客户挑选起来非常简单,不需要陷入一种焦虑,该选什么,到处查看评比等。〞

〝因为无论大或小,都会让收到的人感到惊喜。〞克里斯蒂娜说。

 克里斯蒂娜说:〝一般花卉网店,让客户所选择的花束虽然很多,但其实都是单一品种搭配一些满天星等,很无趣的组合,就像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客户的选择看起来很多,但其实插在家里,一点都没有设计过的感觉,甚至感觉很糟。〞

 〝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尝试卖掉花束,而是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当然包括最好的本地鲜花。〞

 〝我们承诺做最正确的事情,并竭尽所能。〞《农村女孩Farmgirl》在她的网站上大字写着这样的信念。

 《农村女孩Farmgirl》的花束重视多样性,花卉都是采用当季本地的花卉,用心搭配出来的,因此每个花束都不尽相同,不同设计师还是会加入一些个人创意,充满了手作的温度,不仅丰富并充满了生命力。

然而,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其实并不简单,因为每个花束都需要依赖手工,依赖设计师用心选择花朵并组合起来。这是人的创作而不是生产线制作出来的。

 克里斯蒂娜说:〝这是一个对于创意人才的管理,而不是生产线的管理。〞为了留住创意人才,克里斯蒂娜与一些潜在投资者也有运营上的分歧。

 在美国,很多商家为节省成本,只为签约的员工提供1099表报税,而不愿提供W-2报税。那些潜在投资者曾经告诉克里斯蒂娜,聘雇签约员工而非正式员工(需提供W-2报税)可降低公司运作成本,但她并不同意这么做。

 但是克里斯蒂娜认为自己有责任建立一家可持续发展公司,有责任为自己的工人们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

 从48,000美金开始创业,六年的时间,营业额已经超过450万美金,员工总数61位的《农村女孩Farmgirl》,今年预估营业额将会有200%的成长。

 然而《农村女孩Farmgirl》的前途仍然不明朗,许多投资客并不看好她,因为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不用进口的花卉,执意选择本地花农的产品,真是天方夜谭,这是那些华尔街的金融菁英所看不懂的。

 另外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本地花卉的来源也遭到垄断,即使她捧着现金去买,许多本地的大花农也拒绝与她合作,因为大农作的生产早就被经销体系所绑死,所有的产品都需要透过盘商来经销。

 虽然如此,克里斯蒂娜仍然信心十足持续的推动她的理念,她四处游说许多小型农场与他合作,至今已有十八家签约农场,更有一些农场与《农村女孩Farmgirl》签下独家的合约,只契作他们所需要的花卉。

她马不停蹄的上电视、接受媒体采访,她所宣扬的信念与其说是企业行为,更像是个非营利的社会家。

然而,她的梦想也许会实现,有更多人站出来支持她。毕竟本地化、反托拉斯,重视地域农业已经是全球菁英们的主张,这个趋势正方兴未艾。

相关资讯